狂言


丰田中心外,号称“打法最浪”的火箭早已布好阵势,主将哈登抬眼望去,全军尽着黑衣黑甲,刀枪如林,铠甲森森。哈登满意的点了点头,情绪亢奋,心中暗忖,“不晓得三小时后,美联社、ESPN、休斯敦基石报乃至鹅厂的头条会怎么写呢?”

《惊!帝国惨遭横扫,崩塌在即》

《五星梦碎!勇士王朝落幕已成事实》

《篮球之神!从此我们将这样定义哈登》

浮想联翩,简直要YY到颅内高潮,忍不住咕嘟吞咽一口口水。军师保罗眼看哈登这般陶醉,眉头一皱,走到跟前。

“今儿杜兰特不打。”

“大哥不打?好极了。”

“但切不可轻敌。”

“轻敌?本帅当初单独带队,以一敌四,历经血战克勇士本阵;军师单独带队,以一斗五,轻松拿下。正所谓今时不同往日,今时我军人员齐整,理应再奏凯歌,军师想必是多虑了。”

保罗面色一沉,本想再劝,却见哈登手舞足蹈,深知不便再说,只好暗中另作准备。

再看勇士,库里克莱,格林表妹,也已列阵完毕。克莱与库里私下早已结拜,关系莫逆,深知这仗许胜不许败。因而自告奋勇,踏步上前。

“今日便由末将来打头阵。”

“贤弟预备开大?”

“正是,火箭这般猖狂,定要普照佛光。”

“不必着急。”库里微微一笑,“本帅若不身先士卒,便叫那哈登小觑了。”

听闻主帅如此雄心万丈,勇士众将士气飙升。格林抄起两把板斧,嗷嗷大叫。库里并不理会,轻抚考辛斯后背,轻声细语道。

“今日一战,胜负在于将军。”

“在我?”考辛斯双眼瞪圆。

“正是,你若被军训,则我勇必败;反之你若能将饼皇军训成饼弟,则我勇必胜。”

话音未落,双方同时擂鼓。火箭循规蹈矩,率先出击。保罗镇守本阵,紧盯局势同时,与站在身旁,今日无缘登场的豪斯探讨战况。

“这库里来势汹汹,里突外投,成功串联全场,不知我火能否扛得住啊?”

豪斯回应,“军师不必担心,我火素以三分见长,只消嗖嗖几发,足以让任何对手灰飞烟灭……”不料还没说完,只见勇士一鼓作气,径直拉开分差;反观火箭外线箭如雨下,却是连连脱靶。

豪斯小脸儿一红,“判断失误,失误。”

保罗又问,“大湿近来状态平平,尤其中了曼巴之毒后,更是迷失方向,此等表现,令人担忧呐。”

豪斯回应,“军师不必担心,俗话说得好,万事不过三。大湿先前两战外线接连打铁,想必是计划打光所有的铁,让这场关键之战无铁可打……”不料还未说完,只见哈登一通操作猛如虎,火箭分数原地怵。

豪斯小脸儿一红,“判断失误,失误。”

保罗不悦,强忍怒火再问,“这考辛斯膀大腰圆,状态好生凶猛,饼皇未必招架得住呐。”

豪斯回应,“军师不必担心,考辛斯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,反观饼皇攻能吃饼,守能护筐,相比表妹不晓得要高到哪里去了……”不料还未说完,考辛斯势若疯虎,揪住饼皇一顿暴打,揍的饼皇只有抱头的份,毫无还手之力。不仅攻防两端全压制,就连误传给库里,都显得如此灵性风骚。

豪斯小脸儿又一红,“判断失误,失误。”

“混账东西。”保罗勃然发作,“本军师亲自出马。”

保罗一出,局势为之一变。火箭不再瞎鸡儿打,进攻调度显得极有章法,算是应了“抗勇奇侠保三千”的江湖外号。一扫颓势同时,还助火箭隐隐占据上风。正欲一鼓作气,却见勇士阵中闪出一将,此时脚蹬安踏,神色安详,动若疯子,静若面瘫。此人一出,保罗面色突变,心知不好,要开大招了。

佛光普照,如漫天飞羽,令火箭难以招架。又有考辛斯不断侵蚀内线,痛殴饼皇。常言道内外一连线,威力赛神仙。战局,又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去了。

劣势,颓势,再到败势,眼看时间就快走光,保罗又一声怒喝。“球来!”

好一个抗勇奇侠保3000,剩时一分钟,硬是给他杀出一片天。先是强造一犯,智取两罚。随即单骑冲阵,哨响加一,顿时令火箭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单骑冲阵,哨响加一,。其中大有文章。保3000突破同时,悄然出手,偷袭一哥一把,倒是又令人回忆起保罗的又一外号————

暗器之王。

无论一哥如何叫屈,反败为胜,似在眼前。不料科尔哈哈大笑,脱下装逼三件套后曰,“想投三分?别在做梦,既然赛斯已是老李乘龙快婿,点球秘籍自然已入我手。”说罢令旗一挥,果断犯规,将哈登送上罚球线。

哈登眼神迷离,表情木然,罚中好?罚不中好?半梦半醒间,只见球在篮筐上方转悠,塔克虽奋力起跳,却见一哥如离弦之箭,抢前一步,库里顺势接球甩出一记冲天炮……

曲终人散,火箭被干。

兵败自然得跑路,保罗谏言,“不如兵分两路,分头突围。”哈登点头允诺,撤退途中,豪斯好奇发问,“军师年事已高,不怕被懂球帝们分分钟追上,拖入会场?”保罗笑骂,“你个厮真是智商捉急,难怪先前合同死活没谈拢。我们又不必跑的比懂球帝快,跑的比大湿快就行了。大湿体胖,哪能跑的快?必然会先行一步,被懂球帝们拖入会场。”豪斯暗暗惊叹,钦佩保罗真是比猴儿还精。

勇士得胜归营,库里欢天喜地。克莱如变魔法般掏出一份便当,打开后不仅制作精美,菜式居然还摆成一颗心的形状。众人心领神会,齐齐唱起生日歌。不料库里面对便当,却是一脸迟疑。

克莱秒懂,随即解释。

“虽然兄长三十有一仍是小学生,但大可放心,绝对安全。”

库里点点头,放下心来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